405 人回来了,心回不来
书名:离婚后,前夫总在崩人设 作者:谦落 本章字数:241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5:37:06

“夜汐染,你脑子也有大毛病了是吧?涮我玩呢?”柯封阳眯着眼,露出危险的模样:“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脾气究竟是个什么样了?”

现在的夜汐染已经知道怎么用最快的时间冷静了。

她回过神,听到他的话,迎着他的威胁,眼里浮起一层薄冰:“柯先生说得对,我有时候脑子的确不好。”

又一次被揶到无言以对,柯封阳很想把她从车上踹下去。

什么玩意儿啊!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女人这么会气人!

真是气死他了!

两个人回到酒店,已经等得很焦急的众人赶紧将夜汐染围起来,完全无视找到人的柯封阳。

他已经没有力气跟任何人讲理了,干脆气吼吼的回房。

不得不承认。跟这个圈子里的人接触多了,一定会被气死。

怪不得慕言沉脑子有大毛病,搁谁的脑子都有可能会被夜汐染气到裂开。

夜汐染坐在酒店套房的沙发上,淡淡的喝完一杯水才看向焦急的众人:“我真的没事,你们可以放心了。”

大家已经习惯了她这个样子,虽然担心,已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了,只能记得心里闹腾。

人群散了,夜汐染关上灯,一个人站在卧室的窗边安静思考一会儿才回到床上睡觉。

想不通的事,一味地逼自己也不会有结果。

既然慕言沉急于跟她划清楚界限,还不考虑后果的跟她宣战……

她满足他就是了……

人回来了,心回不来,她就不要了!

十多年了,这个人属于她的时间真的太少了,而她还搞不清楚那仅有的时间里有多少真情,有多少假意。

太累了,她挣扎不动了。

同样的黑暗里,慕言沉也站在窗边。

不同的是,他的眼里带着骇人的冷光。

他不记得“我知道了”这四个字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……

但是他确定这几个字已经刻在他的记忆深处,伤口无法愈合,只要被触碰,就会痛不欲生。

尤其是夜汐染亲口说出来,他的心犹如遭受凌迟。

展妍希进屋,见他没开灯,并不觉得奇怪。

他醒来后能下床的每一个夜晚,都会一个人站在黑暗里。

之前展斐还怀疑他记起了全部的事情,已经脱离了掌控……

试探几次才发现他只是习惯在黑暗中想事情,便没有在理会。

展妍希顺手打开昏暗的小夜灯,将药片和牛奶一同递到慕言沉面前:“该吃药了,然后早些休息。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好,不能多熬夜。”

“多谢。”慕言沉习惯性的道谢。

“夫妻之间不用这么客气。”展妍希略显尴尬的说道。

慕言沉拿起牛奶,将药片顺进去,而后指了指床:“你今天要留下睡吗?展先生昨天问起这件事了。”

“我……还有些事没做完,你先睡吧……”展妍希的脸爆红。

慕言沉没说什么,将牛奶杯还给她。

这几天,两个人相处起来的气氛都是这样奇奇怪怪的。

因为药物和催眠替换记忆的双重作用,慕言沉认定了她是他最爱的女人,可是他的习惯却改变不了她一点都“不爱”他的事实……

她每天告诫自己一万次慕言沉是她深爱的男人,可是……她也只能浮于表面和语言,做不出更多的事。

假的就是假的,真不了。

没有真情,连飚演技都像是在尬台词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夜汐染等人准备中午时回溪南市……

但是谁也没想到慕中杰竟然赶了过来。

一早听说儿子完好无损的回来了,他激动的换了身衣服就跑来了。

“染染,言沉呢?怎么没跟你一起?”慕中杰见到夜汐染,开口便问:“没受伤真是太好了!”

夜汐染抿了抿唇,对一旁的关岳说道:“你带爸爸去见言沉吧。”

慕中杰闻言立刻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来的路上,司机说过几句,说慕言沉不想见夜汐染……

原本他还没信,现在看来,似乎是真的。

“你不去?”慕中杰心思敏锐,瞬间就察觉了不对劲的地方,试探的问道。

夜汐染故作轻松的耸耸肩:“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要开,比较重要,抽不开身。”

慕言沉不想见她,她去了只会让他更加厌恶。还不如让慕中杰跟他见一面,万一能把他哄回家呢?

这么想着,夜汐染的心里原本已经熄灭的希望又燃起了。

把人哄回去,让他脱离展斐的掌控,一切或许还有转机。

慕中杰带着疑惑出门……

在对上慕言沉带着隐忍怒火和恨意的眼神时,他跟所有人一样错愕。

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模样,不待见他,也不想跟他说话,仿佛仇人见面一样。

这让他心中失而复得的喜悦彻底凝固了。

“你来做什么?看看我为什么没死?”慕言沉淡淡开口,

慕中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倏然明白了夜汐染为什么不跟着一起来。

这样的慕言沉,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有些接受无能。

“你怎么了?失忆了?”慕中杰蹙眉问道。

又一次被质疑脑子有病,慕言沉的脸上立刻露出几分不悦。

“我没失忆,脑子很清醒。”慕言沉冰冷的看着慕中杰:“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有多差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我都记得。”

慕中杰眉心的褶皱微微一动,继而换上了同样的冷漠:“既然这样我也不装了。我是来问你什么时候回家的。”

这么一说,慕言沉的脸上有几秒钟的茫然,很快变成了了然:“劝我回去……也好,后天我和希希回去。辛苦慕老先生跟夜汐染说一声,把我的家腾出来。”

“你!混账!”慕中杰没想到他能直白的说出要赶走夜汐染的话,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。

就算他不喜欢夜汐染了,也不该这么着急忙慌的把人赶出去啊!

好歹还有两个孩子呢,恋恋还那么小……

一天之内,她往哪搬?

夜汐哲要结婚,那个家已经没有她的地方了,无论是租房还是买房,都不可能一天就搞定。

“你没有资格骂我,好好当传话筒。”慕言沉说着起身离开了客厅,拒绝跟他继续交谈。

楼上房间里,展斐看著监视器,很满意慕言沉的表现。

他就喜欢这种狗血剧设定,看着慕中杰满脸戾气却无从发泄,心里觉得特爽快。

所有人都是罪人,都该生不如死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