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丧心病狂
书名:乡村最强小神农 作者:龙腾青山 本章字数:365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3:08:37

到了下午,梦雨晴给苏扬打电话来,说了一些柳镇长事件的事情。

下药的半秃叫陈常发,昨晚就被张所长带人抓了,连夜审讯。

他是长野纸业公司一个部门的经理,看过监控视频后,一口咬定倒入瓶子里的根本不是迷药,而是一种保健药,是他自己喝了长头发的,其余人并不知道这回事。

昨天他们一桌上每人都有一瓶饮料,没有证据证明,柳镇长喝的就是他动过手脚的那瓶。

毕竟包间里面没有监控,而且桌子都打翻了,更没证据了。

由于乡镇医院水平有限,柳韵诗的验血跟验尿的结果,并不能够完全证明,她昨晚是被下药了。

现在凡事讲究证据,只能够暂时把人放了。

“证据,证据!”苏扬听后说道,“证据难找啊,不过这件事肯定跟赵征脱不了干系。”

他记得抱着柳韵诗走的时候,赵征那惊慌失措的样子。

“那当然,但没有确凿证据情况下,这都只能称之为猜测。”梦雨晴说道,“我干嘛跟你说这些,挂了!”

苏扬无奈的笑了下,喝了口茶。

当时他被抓紧派出所,应该是赵一鸣通过赵征这层关系找到的林自威。

这两人恐怕是沆瀣一气,狼狈为奸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派出所里有林自威这个副所长在,自然不会为难赵征的人。

晚上苏扬还是住店里,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。

他正打算睡觉时,看到有两辆没有挂牌的面包车开了过来。

从车上出来十多人,带着面套,手里拿着木棒斧头什么的,一言不发的朝着大门冲来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苏扬喝道。

“姓苏的,有本事你就把大门打开!”一个领头的恨恨的说道。

“好啊。”苏扬说着,把大门敞开,站在中间。

对方这么多人,这门很容易撞开,还不如直接打开了。

众人愣了一下,对视一眼,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“装神弄鬼,草他么的,给老子往死里揍!”领头的喊道。

十多人挥舞着手中武器,冲了上来。

苏扬冷笑一声,握了握拳头,迎了上去。

砰,砰,砰……

苏扬一拳拳打出,每一拳都击倒一个,让他们一时都难以爬起来。

他这段时间虽然忙,但几乎每天都坚持喝下龙涎水锻炼,无论身体力量还是灵敏性,都比以前有了极大提高。

这还是他刻意控制力道的结果,否则一拳刻意轻松打死人。

很快除了领头的那人,其余人都倒在地上,惨叫不已。

领头的见状,大叫一声,居然转身朝着车跑过去。

“想要逃走!”苏扬冷笑一身,将将脚边一个木棍踢了过去。

噗通!

那人被木棍砸在小腿上,重重摔在地上!

苏扬慢慢走过去,扯下他的面套,看清楚他的样子,一脚踹了下去。

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下药的半秃子陈常发。

“哎呀,大哥饶命啊!”陈常发哭丧着脸说道。

昨晚苏扬坏了他们的好事,还害的他被派出所抓去审问,回去后大老板极为生气,大骂他一顿。

这让他越想越郁闷,张罗了一些人手,打算今晚把石龙农家乐砸了泄恨,可没想到苏扬居然这么厉害,赤手空拳把他们这么多人都打趴下了。

他万分后悔自己太冲动了,想着怎么才能逃走。

“你放心,我这个人向来遵纪守法,不要害怕。”苏扬笑着说道。

他将陈常发抓着后背提起来,犹如抓一只小鸡那么轻松。

陈常发差点吓尿,力气如此之大,还是人么?

苏扬提着他,将地上那些疼的哭天喊娘的人一脚一个踢晕过去。

陈长发看到这一幕,更是心惊肉跳,吓的一动都不敢动。

他暗骂自己没事招惹这个变态干什么,不是找死么。

“这下安静了。”苏扬淡淡说道,提着他来到一个包间内,扔在地上。

“大哥,你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陈常发脸色苍白,跪地求饶。

他是真的怕了,这个家伙强悍的简直不是人。

“你起来坐好,男儿膝下有黄金,动不动就跪下算什么。”苏扬问道,“问你几个问题而已。只要你老实回答,不会难为你的。”

陈常发有些颤抖的起来坐好,心里乱的很。

“我问你,为什么要给柳镇长下药?”苏扬问道。

“我没有下药啊,那是我自己喝了长头发的。”陈常发说道。

“是么?”苏扬冷笑一声,抓着他的脑袋,将他按到桌子上,揪下一把头发来。

陈常发惨叫一声,身子挣扎着,但是脑袋犹如被死死的钉在桌子上,丝毫动弹不了。

“你这些头发也没留着的必要了,我给你清理清理。”苏扬淡淡的说道,又撕下一片来。

陈常发疼的浑身颤抖,眼中满是恐惧。

“别薅了,大哥,别薅了,我说还不行么?”他看到苏扬又抬起手,无比恐慌。

他相信若是不说,头发肯定会被薅光的。

没有头发他倒可以忍受,可是他怕等薅完头发,他也疼死了。

他明白,根本没有可能从这个恶魔手中逃出去,不如说了少受点罪。

“说!”苏扬放开他,打开手机录制功能。

“在万泉镇建立我们分厂,这个项目是我总负责的。我们大老板说这事要是成了,我便是这个厂的总经理。”陈常发说道,“可柳镇长她一直不批啊,我没有办法,才想着给她下点迷药,等她迷糊的时候把字签了,盖上章,事情就成了!”

“没有别人指使你么?”素养问道。

“没有,这完全是我一个人自作主张的。”陈常发说道。

苏扬暂停录制,起身拿了一盒牙签过来,拿出一根,朝着他笑了笑。

陈常发面部僵硬的陪着笑了笑,以为他要剔牙。

然儿下一刻,这支牙签直接穿进他的指甲里。

啊!

陈常发发出犹如杀猪般的惨叫,全身毛发倒立,疼的剧烈颤抖着,额头上的汗水直冒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“别再跟我耍滑头。”苏扬冷冷的说道,“你敢说一句假话,我便将一支牙签插到你一根手指甲里!”

“我说,我都说。”陈常发惊恐万分的说道。

在他看来苏扬就是魔鬼,千万不要再惹怒他。

苏扬打开录制,“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,目的何在?”

“是赵征跟我们老板商量后决定的。”陈常发说道。

“赵征,是万泉镇副镇长的那个赵征么?”苏扬问道,“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

“就是他。”陈常发说道,“我们老板答应他,要是事情办成了,给他这个厂百分之十的干股,另外先前已经给了他三十万打点关系。可这个项目卡在柳镇长这,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了。”

他停顿了下,害怕的看了一眼苏扬,继续说道,“所以才决定昨晚给她下药,让她签字。”

“还有呢?”苏扬冷冷的说道,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,否则不至于那么兴师动众的。

“还有,还有……”陈常发抿了抿嘴,看到苏扬又拿出一支牙签,急忙说道,“还有就是按照计划,等柳镇长喝下迷药后,带她去酒店……拍下照片,若清醒后她不认签字,就拿这个逼迫她。”

“还有呢?”苏扬盯着他,眼中寒意更盛。

这些人居然如此大胆,不择手段,丧心病狂!

“还有就是……她若真的不同意,就将果照片发到网上,并会制造舆论,说她是凭色上位,说这些图片是不小心流传出来的。”陈常发说道,“到时候不管真假,镇长她肯定当不成了,到时赵副镇长很有机会成为镇长,事情就更好办……”

砰!

苏扬关掉视频,一脚将陈常发踹飞出去。

为了达到目的,居然敢对镇长下迷药,败坏一个女人的名声从而达到自己的不可告人目的,禽兽不如!

陈常发撞到墙上,直接晕了过去。

苏扬想了想,给梦雨晴打了个电话。

“你干嘛啊,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!”梦雨晴不满意的说道。

“张长耀这个人可靠么?”苏扬直接问道。

他之所以没有打电话报警,就怕有人通风报信,走露了风声。

“当然可靠了,怎么了?”梦雨晴问道。

苏扬将事情简单的给她说了一下,让她给张长耀打电话带人过来。

十分钟后,数量警车来到农家乐门口,众人下车后面面相觑。

苏扬孤零零站在院子里,地上倒了一片人,还有木棍斧头等武器,看来是发生过一场大战。

他们怎么都不敢相信,苏扬一人居然打赢了一群人。

梦雨晴眼睛眨了眨,十分震惊。

即便是警校里最顶尖的警员,也根本不可能做到,只有部队的优秀特种兵才有可能。

“将他们都带走!”张长耀说道,指着趴在苏扬脚边的陈常发,“尤其是他,一定看好了。”

梦雨晴在电话里跟他简单说了一下事情,内容实在太惊人了。

“张所长,这是视频。”苏扬将准备好的一个U盘递了过去,里面是他录制的视频。

“真要谢谢你小苏,不过你一定要加倍小心。”张长耀说道,咳嗽了几声。

这些人为了利益,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。

“嗯,我知道了,您去忙吧。”苏扬说道。

他看到张所长很疲惫,连续两晚上应该没睡好觉。

“明天早上能不能给我送个早饭,我给钱的,放心吧!”梦雨晴走到他身边,低声说道。

不用说,今晚肯定要连夜审讯了。

“好啊,有钱当然赚了。”苏扬说道。

他看着张所长带人离去,伸了伸懒腰,这一晚上可真够折腾的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